案例展示 /

周迅 陈建斌 窦靖童共同演绎一场搞破鞋引发的血案

发表时间:2024-03-17 12:14:11 来源:案例展示

  搞破鞋杀人罗生门 几方冲突的焦点,即当年“拖拉机杀人案”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大家各自秉持着不同的观点,由于当时的亲历者只有杀人者马福礼(陈建斌饰演)还在世,而他当年又隐瞒了一部分真相,由此产生出许多版本,当年的故事也就变成了一个罗生门。

  马福礼原版:也即公安局卷宗记录的原版,又或者说是当年马福礼的口供和公安局现场勘查的版本,拖拉机在一个半坡上出了故障,司机李建设和马福礼的媳妇赵凤霞一起钻到车底下去修车,马福礼在驾驶室踩着刹车以防溜车,二人许久未归,车上的马福礼发现车下的两人光天化日之下脱了裤子,搞起了破鞋,一怒之下松开了刹车,杀了这对奸夫,被判了15年。

  马福礼翻案版:当年是刹车坏了,自己拼命踩踩不住,误杀了二人,下了车才发现,二人脱了裤子正在搞破鞋,自己当年承认故意杀人是因为这事太丢人,他宁可当一个怒杀“奸夫”的真男人,保全自己的面子,也不愿意为了脱罪承认那是意外。

  屁哥版本:他哥李建设是个优秀正直的好小伙,是赵凤霞在拖拉机底下引诱了他哥,俩人搞起了破鞋却被马福礼轧死,赵凤霞就是个。

  老领导版:当年的一个妇女,再开放也不可能光天化日之下要和一个男人在拖拉机下面搞破鞋,老领导的师傅就是当年主要侦办这起案件的警察,李建设就是一个土匪流氓,在拖拉机下面就硬要调戏良家妇女,被马福礼发现,出了人命。

  赵凤霞表姐版本:李建设和赵凤霞本是初中同学,初中时本就互有好感,后来赵凤霞没考上高中,二人就分开了,结果李建设插队又回到了当年的村子,和赵凤霞就好上了,但赵的父母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快速地把赵凤霞嫁给了马福礼,李建设知道后,躺在拖拉机下面三天三夜不肯出来,最后他要回城里,给了表姐两罐黄桃罐头,托表姐牵个线,临走前非要再见赵凤霞一面,于是就有了三人同乘拖拉机出门,李建设借口拖拉机坏了,其实是为了拉赵凤霞下来看他在拖拉机发动机上刻的字,那是一张“结婚证”,李赵二人是真爱,却突然出了意外,酿成这起悲剧。

  当年的真相究竟为何? 罗生门的故事,就没有确凿的物证,只有人证,只可以通过不同当事人不同的口述,去努力还原当年的真相,当然还原出来的真相也未必就是真的真相,说不清道不明正是罗生门的本质。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可以从蛛丝马迹中去努力拼凑真实,虽然不一定对,却也是一种对真相与真理的探寻,而且既然是罗生门,也许每一个版本都真真假假,并没有哪个版本是最终的真相,所以云城结合各个版本的故事,大开了一番脑洞,试图去还原最初的拼图。

  结论就是:李建设和赵凤霞确实是真爱,只是因那个时代的原因无法结合在一起,李建设约赵凤霞出来,是想见她最后一面,给她看自己刻的结婚证,他们没在拖拉机下搞破鞋,而马福礼也没发现他们搞破鞋,真的是刹车坏了出了意外,而下了车的马福礼很可能发现了二人的结婚证,知道了二人的关系,却故意脱下了二人的裤子,伪造了搞破鞋的现场,承认了自己杀人,为的是保全自己的面子。

  支持这一结论的证据可大致分为两方面:一是李赵二人光天化日搞破鞋这件事本身存疑,首先目击这一现场的只有马福礼,无另外的的证人,那么马福礼从理论上具备伪造现场的可能。其次即便是在观念更加开放的现代社会,估计99%的人也干不出在半坡的拖拉机下搞破鞋的事情,更何况观念更加保守的三十年前,此外女方的老公还在拖拉机上面,一旦稍有差池,那就要演变成捉奸现场,两个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无视这诸多风险干出这种事,这两人得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无畏感,可有证据说明他们并没这么无所畏惧。

  李建设要回城,在回城前夕相见赵凤霞一面,如果这样一个时间段被捉奸,在那个道德污点要入档要挨斗争的年代,他极可能因此葬送自己的大好前程;赵凤霞最初是不同意见面的,只因表姐吃了李建设的罐头无法推辞,赵凤霞是清楚自己和李建设的见面意味着什么的,但传统的她秉承的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观念,她并没做好和李建设私奔或者搞破鞋的准备,否则也不会拉上老公马福礼一起出门,如果真想搞破鞋,可完全和李建设找个没人的地方,干嘛非在拖拉机下,在马福礼的眼皮子底下搞破鞋?放着风险小的方式不用,非要用风险极高的方式,这一点也很不合理。

  二是马福礼有这么做的动机。这里我们第一步需要理解的是,明明马福礼当年没有杀人,为啥要认下杀人的罪名,因为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名声对于一个人格外的重要,一个人没有了名声,也就没有了尊严,没有了活着的价值。那么马福礼的名声又是什么,如果马福礼不承认故意杀人,那就是二人在拖拉机下面互诉衷肠,被马福礼意外轧死,而人们通过拖拉机上的结婚证会知道,李建设和赵凤霞是真爱,八成也搞了破鞋,马福礼依然被戴了绿帽,但如果是马福礼发现了他们的,一怒之下杀了这对奸夫,则颇有点“宋江怒杀阎婆惜”、“武松剜心潘金莲”式的冲冠豪情,虽然依然被戴了绿帽,却不失为一条好汉,一个真男人,大仇已报,慨然赴死,这又是何等气魄,如此这般,马福礼的名声就保住了。

  而事实也证明,马福礼保住了名声,也因此保住了命,不然故意杀人,还杀两人,怎么只判了15年,因为事出有因,情有可原。

  那么马福礼打定了背下杀人罪名的主意,还需要的就是一对让人千夫所指、怒不可遏的“真奸夫”,这就需要李赵二人脱下自己的裤子,他们不脱,马福礼帮他们脱。大白天的在拖拉机下面脱裤子,女方的老公还在拖拉机上坐着,谁看到了不愤怒,谁看到了不上头,多么事出有因,多么情有可原。

  “第十一回”里有一幕,拖拉机停在舞台的半坡上,马福礼呆呆的站在舞台前面,面向空无一人的观众席,舞台上忽然下起了雨,红色的血雨,这个场景乍一看很突兀,不知所云,在云城看来,这是一种象征,象征着马福礼在当年的事件中,并非一个彻底的无辜者,他背负了罪孽,他毁了李建设与赵凤霞的名声。

  胡昆汀为自己的名声,把睡女演员说成真爱,白律师帮马福礼找回名声,为的是打响自己的名声,屁哥为了哥哥的名声,不惜砸重金改戏。马福礼为了金多多的孩子不背“有个杀人犯的爹”的名声,开始了四处奔波,金财玲为了保住金多多的名声,把一个枕头变成了“小马”,金多多意外怀孕,渣男给不了她名声,所以孩子终究留不下来。


上一篇:活动2023年会计学院学生会之夜 ——以艺会友光耀芳华
下一篇:凶讯一夜席卷巴黎!法国突发大事音讯引爆言论中使馆紧迫提示

联系我们

全国咨询热线

18988918836

扫一扫,关注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