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展示 /

挑战世界尖端技术 为民族争光

发表时间:2024-04-03 16:28:25 来源:案例展示

  汽车的心脏是发动机,发动机的核心零部件是高压共轨系统,然而,作为全世界生产汽车柴油机第一大国的中国,柴油机的核心零部件高压共轨系统,几乎全部被外国公司垄断,外国公司赚取的是高额利润,我们却耗去了大量的资源和廉价的劳动力作为代价中国的柴油机厂渴望在这样的领域有所突破。

  面对技术难度大、投资大的尴尬,一个不知名的从来就没涉足过这个行业的非公有制企业辽宁新风企业集团却敢于挑战高精尖技术。为什么是新风这个行业的无名之辈如此敢作敢为?为什么在辽阳这个欠发达地区会刮起一股共轨的飓风?日前本报记者正常采访了辽宁新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康凯。

  辽宁新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40万套高压共轨燃油喷射系统投产,给行业带来了巨大的震撼。这项国际领先的尖端技术,国内很多大企业和专业的研究机构目前都处在探索解决方案的阶段,有些企业的产品研发虽然取得了突破,但由于看不到批量配套而形成量产的前景,也仅仅处于小试牛刀的阶段而已。而新风集团却投入巨资全力以赴地线年多坚持不懈的努力,在产品性能、产业化和匹配效果上都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康凯:2006年1月27日,我们与德国利勃海尔旗下CRT共轨技术公司签订了引进柴油机高压共轨系统的协议,在这个技术引进的过程中,我们用了半年时间进行消化吸收,当时有一百多位工程技术人员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的觉,来分析技术资料。到了2006年8月,我们基本掌握了控制技术一些关键要点,然后就开始结合中国的柴油机技术,进行二次创新和改革。整个研发过程得到了国内柴油机行业的支持,包括朝柴、东康等企业。在2009年2月,咱们进行了一期的投入,并进行生产和工程验证。当时投资是4个亿,经过验证,获得了初步的成功。现在我们正真看到的ECU,就是我们公司自己研发的,已经用在国内几个柴油机厂和汽车厂的产品上,可以说大获成功。这项技术我们拥有全套的生产权,在2009年下半年,我们开始步入二期工程,二期整体投入是11.8亿元,整个一期、二期加起来14个亿还要多,今天我们正真看到的厂房就是二期的投入和建设,整个建筑面积是415亩,总建筑面积145万平方米。一、二期建设得到了国家部委和省市领导以及县领导的大力支持。

  新风集团的制造业由军工技术背景的三个兵工厂组成。改制前老板是做房地产出身的,收购之后就自然而然地融合了房地产的内容。这几个军工企业被收购之后并没改变企业的本质,董事会承诺收购企业之后还是立足机械产品本身,用不停地改进革新来弥补原来技术与产品的不足。我们原来是进行大机械加工的,由于我们是老军工企业,设备比较陈旧,导致产出的产品没有主导性,基本是以给人代工为主,这样使得企业产品的利润和发展都受到制约。2005年机械加工业的竞争更激烈,我们代工的几家公司的内部矛盾也是错综复杂,我们决心研发自己的产品,经过多次讨论一致认为必须是世界一流的产品才能把新风挽救过来。在我们这个行业里目前最领先的技术就是高压共轨,所以在2006年我们就面向世界引进这个技术。

  康凯:世界共轨技术的源头是瑞士的联邦理工学院,苏伊士联邦理工学院的共轨研究所被利勃海尔收购,组建成CRT共轨技术有限公司,它的第一代产品卖给了菲亚特,菲亚特转卖给了德国的博世,我们引进的是他们的第三代产品,我们找技术就要找源头。这项技术事实上产业化在整个世界也就四家,德国的博世、西门子、美国的德尔福、日本的电装,这四家企业在当时不可能对外卖技术,因此我们不可能从他们那里引进技术,包括他们在中国投资建厂也没有把技术带到中国来,因此我们只可以找他们的技术源头。一期经过两个多亿的预投产,预投产不是根据产业化进行布局的,是按照工艺试制、产品设计和配套试研这三方面来达成生产线。当生产的基本工艺趋于稳定后,我们才筹备二期工程,二期对我们来讲就是产业化的需要,我们的整个生产布局都是按照市场化进行布局的,虽然在短时期内40万套不容易达到,因为为了能够更好的保证产品的质量,员工也需要有个适应的过程,内部的管理也会随之变化,但我们已做好了各项准备工作,我们公司已通过了汽车体系TI1认证。

  康凯:我们的产品是分阶段来做的,一期主要是验证,不到某些特定的程度不可能投入到二期,我们的技术在国际上不落后,但是在管理上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新风投资这么大不可能知难而退。就像家电市场,原来的家电是国外一统天下,现在国内市场也已经改变。ECU是从国外引进的,国外并没有给我们ECU的源代码,也就是在开发时的现成软件没有给我们,造成我们要修改数据需要国外让我们进行修改。从去年我们开始自主开发,到今年2月我们成功开发出我们自己的ECU,功能性和国外不相上下。比我们原先引进的技术高出3个等级。新风从濒临破产的企业经过7年的发展,到现在的局面依靠的就是一股不服输的劲头。

  《中国汽车》:高压共轨产品的核心技术是什么?如何保证产品的性能及一致性?

  康凯:我们现在用的设备都是博世在使用的,这些设备不是博世专用,而是国际化的共同体。现在国外在设备上对我们已不进行封锁和控制,共轨产品最核心的内容是机械系统与液压电控的结合体。这个结合体包括电控的传感器。我们的祖国的现状在液压方面是精通的,在机械和电控方面都不太精通,所以缺少系统性的结合。但因为新风是从国外引进的技术,所以从骨子里就是系统化的集成,这是我们的产品能很快成熟的先决条件。

  康凯:我们有民族企业的大旗,而且我们不请明星,我们倡导的是团队化合作。老军工企业有很深厚的积累,因此能将国内比较知名的优秀人才吸引到新风来,例如由在德国博世,摩托罗拉、电装、德尔福等工作过的人来到新风。新风讲究事业留人、感情留人,而物质留人是最后一条,我们在大连建立研发中心吸纳各路人才。新风吸纳人才不是拘于形式的,新风从上到下贯彻的是有爱心才会有员工、有员工才会有公司,有公司才会有老板的企业文化。

  康凯:得益于从事房地产开发的老板,这个产业的投入和产出是非常长的,没实力的人是不敢碰的。非公有制企业表面上看是把利益放在最前头,但有一些企业家不仅有魄力而且目光很长远,很有民族气节,他们追求的是做百年老店。

  《中国汽车》:这次活动几乎把国内做共轨的厂家都请来了,为什么把竞争对手都请过来?

  康凯:我们企业的发展从来不闭关保守,同行企业来参观也是一种交流,而且我们会告诉他们一些我们的技术指标,我们追求的是民族工业的健康发展,竞争对手相互之间取长补短也是加快民族工业发展的最好途径。(赵婧倩)


上一篇:LTX2004-1拖拉机为新疆大地块作业量身定制的农机明星!
下一篇:这项军工技能曾被德国独占 我国只用2年就攻破

联系我们

全国咨询热线

18988918836

扫一扫,关注我们

网站地图